5 Days of War 2011 Chinese 中文

Posted by on July 26, 2012

movie image

字幕 5 Days of War 2011 Chinese 中文

战争中首先牺牲的是真相 -美国参议员 海勒姆约翰逊 1918年
《五日战争》
伊拉克 2007年
他不会说话 所以他只能拍东西
是 差不多
还给他的摄像机取名儿 我觉得挺可怜的
我们开拍了
安德斯 玛丽安
向家乡的朋友们问个好
说来自地狱的问候来吧
你们在后面做什么呢?计划约会?
我们在想为什么艾尔莎非会同意我们去采访他
是啊 我们来说点大家感兴趣的吧
比如夫妻生活
赛伯延 你真是个变态!
为什么不关上机器 省些电留着拍正经的呢?
– 就是 别拍我们了!- 这就是正经的啊
无聊又老套的战争哪有人关心
得来点刺激的转移一下他们对【美国偶像】的兴趣
像是记者们的紧急夫妻生活报道
安德斯 你能给电视观众解释一下这个的概念吗?
你为什么不解释一下?
你晚上不也是一个人在网上
跟网络紧急夫妻生活吗
我们可不想在你的性福生活节目里谈我们的夫妻生活
哦 小姐! 你说的是你们的夫妻生活?
啊 那确实是有这回事了?
回去以后我们得好好谈谈
你好缺乏职业道德啊 是不是?
你肯定会被狠狠地惩罚
我看到些东西 哪里
-我看到有人在路上 -我什么都没看到
靠靠靠
我靠天啊关上车门
-大家都还好吗 -是的趴下
把车倒回去
倒车啊带我们离开这儿通讯社
通讯社
快倒车
快动起来 蠢货 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带我们离开这儿
-你还好吗 -没事 我想是打到防弹衣了
她还好吗严重吗
她腰部中弹了她流了很多血
和我待在一起你和我待在一起
听着我说话你听我说话叫我的名字
哦 该死 你会好起来的 有我在
快带我们离开这儿
我们会带你离开这儿的 好吗只要和我在一起
-我操! -天啊!
别走不要走!玛丽安!
我操!
玛丽安!
建立防线
嘿 你们先救她 好吗?
联络救护 准备两台紧急手术!
我们走!来吧!
你们是哪儿的? -格鲁吉亚!联军!
小心!火箭弹 12点钟方向!
(米-24雌鹿武装直升机)
它曾救过我的命
洛杉矶 一年后
这些天
(冲突地区的暴力行为不断升级)
(已经明显威胁到我地区的和平)
(这里是高加索地区 暴力行为会危及到每个人)
(我请求独立派 俄罗斯联邦)
(与格鲁吉亚人民)
(重新坐下来谈判)
(刚刚是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的讲话)
(他正在努力拉近格鲁吉亚和西方国家的关系)
(这个前苏联成员国曾向伊拉克和阿富汗派兵)
(支持北约在该地区的行动)
(并希望成为北约和欧盟的正式成员国)
(苏联解体后 俄罗斯仍然希望重新控制)
(它所失去的领土 这显然与格鲁吉亚)
(与西方联盟的意愿相冲突)
(俄罗斯领导人弗拉基米尔普京认为)
(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地缘政治上的最大灾难)
那么 怎么样?
这整个地方要消失了 伙计 一个人都没有
除了我 佐伊和斯蒂尔顿 格鲁吉亚已经没人了
今天还有辆警车被烧
有人在边界对维护部队开火
哦 那条边界是
与南奥塞梯的共治边界
那两个要搞分裂的省份之一 后台是俄罗斯
90年代初战争爆发以来
双方都有维护部队驻扎在那里
保险公司不愿意给我承保我不去了
从伊拉克回来后我就落下了坏名声
确实 我以前太胡作非为了
-你确实很胡作非为 -谢谢
听着 我不关心你怎么做
去找个医生给你开证明 赶紧过来
我知道赛伯延早就想行动了
我会给你跳舞的
(达奇曼已退出通话)
格鲁吉亚 首都 第比利斯 – 2008年8月6日
这看起来不错啊
在被战争摧毁之前 大部分地方都不错
但最后都回变成一个样 世界连眼都不带眨的
这就是我错过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五大洲都要有种族屠杀了
人们却全不在乎
到时候上帝都不会派人救他们
那么俄罗斯干嘛来这里凑热闹?
就是不想让格鲁吉亚投靠西方?
也可能是想抢这里的输油管线
这里的油直接输向欧洲 把俄罗斯的饭碗给抢了
这也是在和格鲁吉亚的几个省份拔河
-欢迎收看冷战续集! -没错!
给达奇曼打个电话?看看他们在哪儿
[布雷泽报道]那边
我想您应该提一下有人在向村庄炮击
总统阁下 您的内阁成员到了
-要我出去吗? -不用 请留下
先生们 你们都认识克里斯 我的美国媒体顾问
-你好 -你好 请进
-早上好 -进来 有什么事说吧
总统先生 最新情报显示
独立派是在俄罗斯阵地内向我们开火的
并以他们的维护部队做掩护
说明俄罗斯是有意与他们合作
也可能是故意要激怒我们
-就像04年那样 -我们相信这次不一样
俄军战机和坦克正向冲突地带开进
黑海的一艘俄罗斯战舰也在行动
所以你们都认为肯定要爆发战争了?
我们但愿不会
但是奥塞梯人拒绝了我们所有的外交手段
我们的军队处于最低战备状态
还有几位大臣不在国内
我们并没有应急计划
把他们召回来 对 召回来 各位
不要理会这些挑衅行为 明白吗?
问题是在塔吉克斯坦要拿什么擦屁股?
那里根本没有卫生纸 哪儿都没有
没有报纸 没有树没有树叶 我又腹泻!
只能在草上蹭蹭了事 像一条狗
这画面可真美 斯蒂尔顿
所以我才要喝威士忌 亲爱的
它什么都能治 胃痛 甚至记忆 都能忘记
-干杯 -干杯
少喝点 好多会喝酒的喝这个都晕
不用担心他 佐伊
他能把所有人都喝趴下 这个真不在话下
你在波斯尼亚真给整惨了
-我?才没有!-差不多吧
-没有!你也去过波斯尼亚? -我说吧?
-你当时多大 12 – 19
穿着小花裙要做什么都容易
经验之谈啊 是吧 斯蒂尔顿?
嗯 波斯尼亚真是一团糟
不过不如卢旺达糟糕
家家都躲在教堂里住着
想想要是那里有石油 人们肯定趋之若鹜
是 战争就像个没有牙的贱女人
达奇曼!-总的来说很恶心 不过
偶尔
她莫名其妙就献给了你
而且是 特别奉献
敬贱女人
哦 是的 妈咪
-那么你们有计划了吗?-我们想和里佐联系上
阿瓦利亚尼上尉 我在伊拉克的向导 你认识吗?
想让他给我们带带路
但我们现在只知道他的部队回去了
嗯 根我说嘛 我在伐利亚妮认识个人
需要的话可以让他帮你们找个向导
-你们要去哪儿? -茨欣瓦利
什么?干嘛
小伙子们 那里是独立派的首府啊
我只管扛着摄像机 跟着他走
(我不怕高)
(不怕海的深)
尽管他会使我溺死
我知道可能溺亡
我不会在深林中
在树木间
沉溺于恐慌
好 都安排好了
达曼奇的人午夜会在村广场附近和我们接头
哦 上帝
把窗户摇下来 行吗?
没用 伙计 你还是停车吧
真的?
都吐出去了吗?
事实上 我现在觉得有点饿了
-我们有零食吗? -没有!
要是每隔5分钟都要停车让你下来吐
我们就开不到边境了
去你的!
-听起来像炮击 -好戏开场了
进攻正在升级
边境上的村庄和维护部队都遭到了袭击
这次有人员伤亡
-我们必须还击 -我同意
还击的话 就开战了
不能冒着险
总统先生 我们的军队如果不还击
就无法疏散伤员
我们要尽可能保持停火状态
总统先生 已经可以用肉眼确认
俄军坦克正在集结准备发动进攻
我今晚必须向全国和世界发表讲话
我认为这是个好注意 总统先生
-好 就这么办 -好
有特色的节目
而且 在达奇曼的人来之前我们也有时间消遣
你现在要改行当婚礼摄影师了?
闭嘴
别看美女了 总统出来了
(几小时之前 维和部队的指挥官告诉我们)
(他们已经失去了)
(对独立派行动的控制)
(作为回应)
(我已经下令我军维持单方面停火状态)
(以防止敌对状态升级)
快12点了
达曼奇的人快来了 我去上个厕所
(我们急需各国领导人的协助)
(来重启和谈程序)
空的存储卡
应该是他了 乔奇? 我是托马斯安德斯
-嗨 -你好
我们得把车藏在边界至少半英里之外
许多部队正在开进 路要被封了
你们挑了个穿越缓冲地带的好时机
名天可能就过不去了
-你能带我们去茨欣瓦利? -是的 非常近 但是
那些是苏霍伊战斗机 带着炸弹!
嘿!各位!
大家找掩护!快进去!
-你还好吗? -还好 你流了好多血
-塞波延 你还好吗? -还好
-你叫什么? -塔蒂亚
塔蒂亚 我是安德斯 能帮我一下吗?
握紧
帮我把这个撕下来当绷带 行吗?
索夫!那是我姐姐!
好 去吧 去吧
先生!喂!过来下!你需要握住这个
塔蒂亚!塔蒂亚!
塔蒂亚!塔蒂亚!听我说
再给我块桌布 我需要绷带 好吗?
我们得带伤员离开这里
好 坐在我后面 握住他的手
告诉她会好起来的 我们会带她去医院的
我要送这一男一女去医院
否则他们会有生命危险
最近的医院在哥里市
-她受了惊吓 她希望我一起去 -好的
你知道怎么去哥里吗?好 其余人多保重
轻一点 小心
-你是美国人? -不 我只是在那儿学习
下个十字路口左转
该死的!
不不不!我们是记者!
-好好看看! -记者!-记者!
我们有人受伤了 求你了 让我们过去吧
好吗?好吗?
好非常感谢
你父亲和姐姐会没事的 他们在我们后面
我身后是哥里市军医院
目前这是该地区唯一诊治
昨晚炮击中受伤的军人和平民的地方
(至于这次激烈对抗的原因 各方仍是争议不断)
(俄方声称格鲁吉亚无端挑起攻击)
(而第比利斯政府则称他们的部队)
(攻击的坦克属于非法进入格鲁吉亚领地)
格鲁吉亚的主权
双方关于此次交火升级
持有截然不同的论调
我是托马斯安德斯 在格鲁吉亚
我是托马斯安德斯 在格鲁吉亚哥里市发回的报道
不错 凭这个我们都能上美国有线新闻网了
我们要大显身手了 我要打电话给制作人
(我是迈克斯蒂尔顿 在格鲁吉亚哥里市为您报道)
真不错 我得喝点水
纽约独立新闻中心 2008年8月8日
-我听不见你 -我说没希望了 抱歉
新闻都在播奥运会
今天是开幕式
你有提过这里爆发战争了吗?
当然 可大家只相信克里姆林宫的论断
梅德韦杰夫说是格鲁吉亚先开火的
他们的部队只是在保护公民而已
(然后 98%住在南奥塞梯的人)
(一夜之间就都成了俄罗斯公民)
被轰炸的村落离冲突地带还有好几英里
他们就这么保护公民啊!
我知道 安德斯 我支持你 可你知道这些人
他们根本来不及报道这场战争
你需要等等
普京正在北京接受采访
(一切公开透明)
(我们已考虑各种情况)
(包括来自格鲁吉亚政府的直接挑衅)
(我们必须事先考虑清楚)
(如何保护维和部队以及俄罗斯公民)
(即南奥塞梯居民的安全)
(我们愿与周边睦邻及所有盟国合作)
(如果任何人认为可以侵犯我们)
(认为我们的土地已丧失生机)
(他们必须想清楚这将会有什么后果)
怎么样?
我倒好奇接下来会怎么样!
-是的 -(等下 这就完了)
那格鲁吉亚呢?没人有疑问吗?
真难以置信!卡林?
新闻想要更平民化的报道?
嘿!塔蒂亚!嘿!大家都还好吗?
我联系不上索夫和我爸爸
电话在伐利亚用不了
-听着 -我觉得 -嘿
你得休息下 来吧 到外面透透气
谢谢你
-那么 你在美国念过书? -是的
哪里?
纽约 政治学
曾经想过留在那 但还是回来教书了
这是什么?现场采访?
美军现在在哪儿?
打伊拉克的时候我们派了部队 现在你们却躲起来了
不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军队封路之前我姨妈和我姨夫侥幸逃脱了
她说其他人都去了附近的村庄避难 所以
我得回去找他们
-我们也要回北方 -真的?
谢谢你们请客
我要去找我姨妈和我表姐
以后电话联系我们
安德斯 怎么了
我说真的 伙计 下次先问问我可以吗?
我不希望他回北方 为了她好
我们需要她 她也需要我们
这正是新闻界需要的故事
离散的家人 相逢重聚
我不想一路上保护人
怎么 你现在要树立良好声誉了?
为什么?因为玛丽安?乔奇?
嘿 我跟你讲
我看你就是人身保险的最佳承保对象
你同样是个疯狂的家伙 但每次都能平安而返
这就是我要的
塔蒂亚不是玛丽安
安德斯 你得放下她了
我们来是为报道战争的
如果我们没有故事 就永远没人知道这一切
对吗?好的
你觉得这有用吗?
这点事对她来说小菜一碟
谢谢你 这样好吗?
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你 好吗?
谢谢 再会了
那么 伙计们 任务完成
他会和阿瓦利亚尼的部队取得联系
他们正要往那边走
你们可以和他们一同前去 之后离目的地也不远了
主要道路仍在封锁中 每隔1英里左右就有检查点
你太让人惊讶了
你知道他们说的什么 穿着小花裙要做什么都容易
听说昨晚你们逃过一劫持 对不起
你去哪里了?
斯蒂尔顿派我去首都搞一些政府之类的
我刚走20秒 俄军就轰炸了 20
这以外20公里的那条机场跑道 20
有时候那没牙的贱女人还真有点
给我现金
我叫塞柏延甘兹
我要找里佐阿瓦利亚尼上尉
高居于山 娱乐至死
就像一个疯狂的圣诞老人
听着 我只想说谢谢你们带我回到北边
还有对之前跟你发脾气表示歉意
全是因为这些真的很冷酷
索芙的婚礼本可以给我们所有人一个新的开始
你什么意思?
我爸爸和我一直相处得不太好
我去美国读书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他的祖籍是奥塞梯
我们在政治上有太多的冲突
多得我都记不清了
不 听着 我们要去伐利亚尼
我想也许我们有幸可以搭你们的车
我们有好几年没说过话了
你的家人怎么样?他们肯定很担心你
不 不会 我没有家人
对不起
好了 终于和阿瓦利亚联系上了
他的车队会在拂晓时经过这里
我们可以先搭他们的车 等离伐利亚尼1英里的时候
再下车自己想办法过去
太好了 谢谢你 你们大家
嘿 伙计们!总统回来了!
(我的公民们 各国领导们)
(我们正在遭受俄罗斯军队的大规模进攻)
他们现在控制了茨欣瓦利
(我们不得不呼吁我们西方的所有朋友)
(相信你们不会纵容这场侵略继续下去)
(我已经命令我们的武装部队阻止任何军用车辆)
(进入格鲁吉亚的国土)
(并阻止任何对我们的攻击)
(我在此宣布全民动员令)
(即刻生效)
(所有预备役军官必须立即报到)
(愿上帝保佑格鲁吉亚和我们所有的人)
-你认为世界会听得到吗? -但愿如此
但愿如此?
美国呢?助理国务卿布雷扎怎么说?
布什总统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他们不会干涉 也不能
至少在军事方面
那正是俄罗斯人希望的
美国人肯定知道我别无选择
如果我无动于衷 俄罗斯人肯定早就闯进来了
我们会失去整个国家!另一个车臣共和国!
如果美国人不帮忙 欧洲必须帮助我们!
不管是谁 谁都可以
事情变得棘手了 总统先生
梅德韦杰夫称这是俄罗斯的911事件
哦!拜托!哦!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指责你的士兵
打死了茨欣瓦利的无辜平民
-他管这个叫科索沃! -真是令人发指!
我们尽了一切所能来减少平民伤亡
但我们也要保卫自己!
这次我们争取别再把车弄坏了 好吗?
不然赫尔兹这辈子就不会再租给我任何东西了
很高兴见到你 我的朋友
我也是 里佐 本以为重逢的光景能好些
-赛巴斯蒂安全都解释过了? -是的 – x –
-你介意我们拍摄吗? -不
上尉 这是塔蒂亚 她和家人失散了
谢谢你们的护送
是的 我希望他们安全
安德斯 你和我们一辆车
赛巴斯蒂安 你会在后面跟着
那么 前线的情况如何?
我们的情报显示来的不止是俄罗斯人
还有志愿兵和雇佣军
来帮助俄军扫荡村庄
如果你看到带白袖章和黑面具的人
千万别拍他们
也不要去躲 快跑
明白了吗?
你的朋友 安德斯 人很酷
听着 他不是有意的
他和人交流有点困难
你知道吗 他有过一些痛苦的经历
之前在伊拉克
但他是一个好人
他很关心你还有你的家人
他只是想保证你的安全
-那是什么? -意思是天意
对!说的不错!
确实
你知道 里佐 真的很感谢你 但是
我想我还是把这个还给你吧
不 我是特意给你的
你知道圣乔治的故事吗?
嗯士兵的守护神
是的 他的模样遍布所有的教堂
他曾是一个罗马士兵
由于拒绝放弃真相而被杀害
你们将伊拉克的真相公布于众
我们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 上帝与你们同在 我的朋友
谢谢你
不知道?
这已经是第5个村子了 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她说什么?
她认为可以帮助我们 她要看看照片
她们说什么?他们说什么?
她说她表亲在艾奈维开了家小旅馆 离这儿5公里
不久前有个新娘去了那里避难
新娘和她父亲
我们来检查一下入住登记
索芙!
-他在说什么? -战斗机!战斗机!
各位 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现在!
我们这下面没准备多少吃的
不过你们尽管吃吧
你们一定饿了
俄军坦克已闯入格鲁吉亚的非争议地区
全国范围内的机场都遭到了空袭
有战舰封锁了我们的港口
-我的上帝 -我们今天早上出发的时候
阿瓦利亚尼告诉我除了俄军还有志愿兵
我们应该先休息一下
赛巴斯蒂安赛巴斯蒂安 醒醒快我们得走了来吧
不行了 有直升机塔蒂亚 找地方躲起来
这边有座桥
-我们得走另一条路 -我们要拍下这个
过来这边过河过来
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
他在说什么
他说他要见警长和市长
不!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在这儿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他们会把我们全都杀了的
我们快她妈离开这儿吧 赛巴斯蒂安
再等一下
把他们都干掉
该死!我们走!-我们走!走!
(米-24雌鹿武装直升机)
我的上帝!怎么会这样
嘘安静安静
所有人 都进来 塔蒂亚 让大家都躲起来
好我们会找到出去的路过来!快快!
求你同情一下吧
看在上帝的份上
这里没人了
你个白痴
如果不出来我们就把你们全打死
停下 停下好了停下
记者 记者!
别开枪!不要开枪!
我们是奥塞梯人
我们是朋友
-不要!-别碰她 你这混蛋!
好了 好了!
这些都是他们的东西
我们还在车上找到了第二个摄像机
你们在格鲁吉亚做什么 安德斯和甘兹先生/
战斗打响的时候
我们正在临近的一个村子拍摄
拍摄她的婚礼
你们战地记者会对格鲁吉亚的婚礼感兴趣吗?
真让人惊讶 谷歌一下能找到这么多信息
看 你们是托马斯安德斯和赛巴斯蒂安甘兹
在去萨马的路上遭到了什叶派武装分子的袭击
玛丽安艾斯纳 美国记者 不幸遇难
这个存储卡是加密的请把密码告诉我
7-6-7-6
7-6-7-6
-不错的婚礼 -嗯
我去和那女人谈谈
你不准碰我的女儿!
他们和我一样是奥塞梯人
我们喜欢你
我是哥萨克人 老头
下次你再冲我大喊大叫
我就在你女儿面前砍死你
丹尼尔 丹尼尔
先把这位父亲带走
不 你不能这样做!
如果这里面有录像 我们就要找到它
我们不需要像美国在伊拉克的那种恶梦
不用担心 我们会找到的
长官 我们刚收到消息已发动第二轮进攻
总统先生 我们的两个战线正面临着大规模的进攻
我们估计俄军的规模为4万人
超过了我们军队的3倍
-他们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我们无法在两条战线作战
我们在阿布哈兹的军队必须撤退 否则会被全部歼灭
让他们撤出阵地
有什么新闻吗 克里斯托弗?
美国对于我们停火的提议新闻上怎么说?
布什总统亲自与梅德韦杰夫和普京通话
他们并不感兴趣
普京昨天离开北京后说过他会亲自处理这件事
他跟萨科奇说除非我下台否则他不会放弃
这里有些好消息
欧盟部长已经同意召开紧急会议
哦 谢谢你 欧盟 紧急会议哦!
哦 我们来些鸡尾酒吧香槟我们来庆祝一下
会议 更多的会议再多些会议 别再开会了
有些人总是在坐着开会 而我们的人却在一个个倒下!
欧盟的代表必须到这里来!
他们得和我们站在一起!
你把真的存储卡怎样了?
那个人打你的时候掉在地上了
我过去扶你的时候顺手把它埋起来了
在果园的时候我调换了两张存储卡我们得把录像播出去
爸爸 你还好吗?他们伤害你了吗?
我很好 我很好
嘿!安德斯
嘿 你们要把他带哪儿去?赛巴斯蒂安!
漂亮的教堂
你知道在格鲁吉亚有几座世界上最古老的教堂吗?
至少他们能在战火中幸存下来
我莫斯科的领袖们也不想冒这个险
因这次行动而受到教会谴责
你玩吗?
用英语说
你确定他们没有伤害你吗?
是 是啊
那么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了 你去了那么长时间
你什么都没有告诉他们吗?
哦 天啊!
这棋盘式我儿子送给我的礼物 萨沙 他在阿富汗阵亡了
不错啊 安德斯先生 不错
我的死时只有21岁
他被敌军士兵捉住了
你能想象得到他们对他做了什么
这并不能成为你在这里胡作非为的借口
当然不能
我只是这样说你知道我是明白的
明白什么?
你的眼神
失去家人之后的那种空洞
你失去了你的父母 交通事故 是吗?
酒后驾车 迎面相撞
你知道有意思的是什么吗?
家人死后我们都开始追寻战争
如果有人问我们
我确定我们能给出很多我们这样做的原因
但如果我们直言不讳
我认为我们只是在追寻声音
来淹没其他的思想
去忘记
片刻之后 在那声音中
你开始感到自己免疫了
我是正确的吗?
不幸的是 这样的态度使人倾向于冒险
有时真的无所顾忌
就像接受一个什叶派牧师的
采访邀请 直接驶向死亡的陷阱
-闭上你的嘴 -什么?
你觉得自己的隐私受到侵犯了
但是那不正是你在做的吗?
捕捉人最脆弱的一面?
够了!
俄罗斯雇佣了我们 因为他们自己的军队没有积极性
他们开价很高 让我们去做特殊工作
比如 我们有时会抓捕逃亡者
幸运的人会被审问
但是最坏的人
他们会交给我
你怎么能告诉他们呢?
他们现在会杀了他们的!还有我们!
他们早就知道一切了
录像在哪里?告诉我!
我不知道
塔蒂亚 不要跟我耍花样
这些人可能是奥塞梯人
但他们不会永远等下去的
告诉我存储卡的位置
我就放你们大家走
我可以保证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们别那么做了
你的朋友可没这么好受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我可以开始了吗 少校?
等一下
我们现在必须为自己考虑了
而不是两个陌生人!
你认为他们不会离开我们?他们会像这个世界一样抛弃我们
塔蒂亚 告诉我录像在哪儿?
你们美国人!
萨卡什维利发动了这场战争!
你明白吗?
我们在这儿只是为了保护我们在南奥塞梯的人!
我他妈才不管你想要保护谁!
但是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去射杀一个妇女的
我只是一名士兵 我有我的使命
格鲁吉亚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
-你不听我的 -你怎么?
我们正在撤退随后听说这里被袭击了
-他们抓住了赛巴斯蒂安 -好的 我们会解决
他们抓住了塔蒂亚和她的家人
-哪条路? -在地下室的牢房
-你还好吗 伙计 -是的
还好?
我们可用他们做盾牌!
钥匙!
你回来了!
-是啊 你受伤了吗? -没有
好的 我们走
塔蒂亚!
不 我不能相信你
塔蒂亚 我是你爸爸
他们需要我的帮助
不 你和你的朋友在一起更安全
医生!
-你还好吗?-没事只是我的胳膊
我说医生!
抓住他们!
你紧跟着我
发动车辆!
我们得找到存储卡
我知道!
掩护我们!
过来!进去!
进去!快!
坦克来了 上尉!
-上尉!-我知道!
低下头!
我得下去!我们有战争罪的证据!
在果园周围的那条路上见!
真是个疯子
(单兵火箭筒)
减速!慢点!
来吧!来吧!
你拿到存储卡了吗? -是的 – -
-你还好吗?-是的 我很好
我们快出去了
爸爸!
趴下!
梅德韦杰夫拒绝了新的和平提议
哪部分?
所有的
他告诉萨科奇说他们有自己的需要
-什么需要? -他们明天要把他们送出去 – -
我要宣布单方面停火
-总统先生-我们所有的军队 停火
撤退到第比利斯我们必须保卫我们的首都
如果外界对我们的姿态没有任何回应 这就是自杀!
这是我们幸存的唯一选择
我们应该在中午之前到达哥里
它是最近的有广播中心的城市
那里还有更快的路线吗?我们现在得把录像播出去
没有 我们必须离开公路
我对你失去的表示抱歉
我不是冒犯这
只是在我的生命中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人
但是我相信我们面对的所有磨难
都是在指引我们达到目的
谢谢你
你相信什么 安德斯?
我不知道
你们放弃了自己的岗位?
是总统的命令
撤回所有军队
保卫第比利斯
哥里市要沦陷了
我很抱歉我有我的命令
他在说什么?
-他们要抛弃城市 -我们正要去那儿!
-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会逃走
我不会抛下我的祖国!
为了格鲁吉亚的自由我战斗的太多了
-哪条路是去广播中心的?-那条!东边!
我很抱歉 我们必须把你们留在这儿了
我得尝试建立防御 你们必须尽最大努力离开城市
这里会变得非常危险
-多保重 里佐 -上帝与你同在-
-你拿着存储卡呢吗? -是的
首先 我们需要找一个愿意播放录像的网络
并得到它的上传代码
该死!他们都走了!
-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 -我们需要一部电话
-(国际接线员)-接一个通美国的付费电话
我得吃点东西
嘿!我找到水了!
-嘿 卡琳 -感谢上帝!
哥里?那里被轰炸了!
-我知道 -你得离开
找到硬币了!
不 我们有一些东西需要上传 我需要一个网络!
-俄军可能会攻占 -卡琳 我知道听我说!
我们亲眼目睹了一些事杀戮在一个村庄的处决
赛巴斯蒂安全都录下来了我们得把它播出来
-(现在) -是的 但是怎么办?
这里的媒体中心支持卫星上传
我们能进去 但我们需要一个愿意
帮我们播放的网络一个接入码
她最好快点空袭就要来了
也就是地面部队已经做好准备了
-你听到了吗? -是的 但是安德斯
我已经跟大家说了没有人在乎
(但我会再试试罗杰麦提尔尼如果有人能办到 就是他了)
好 好 好的
给我那些硬币 我们找夏达奇曼
友军!
别开枪!
你看到地面部队了吗?
听到了吗?
空袭停止了
守住阵地!
行动!
-卡琳? -(他不干)
妈的!
好了 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
妈的!
我们没事 我会再打给你卡琳?
-现在怎么办?-我们得离开城里 来吧
天啊!
我们走!来!
他们正在进行最后的扫荡
地面部队到达之前我们得找地方避难
妈的!
嘿!真高兴你们大家没有死!
你还好吗?
嘿!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你的留言 我试着给你回电话
-你仍然需要卫星上传吗? -是
-我有一个 我和斯蒂尔顿有卫星通讯车 来吧
我应该把车开过来 不过我感觉会被炸掉
听着 这次我需要你待在这儿 好吗?
-安德斯 我能照顾我自己 -好的 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求你了!
我去哪儿能比这儿更安全?
我的电台会帮你们的 来!
等等我们得绕路走
德米多夫告诉过我他们不炸教堂 所以
大家 靠近点 靠近
-现在高兴点 -该死的
只是战争而已
(单兵反坦克火箭筒)
安德斯 我不喜欢这样
就算为我这么做好吗?
我们很快就回来然后我们一起离开城市
谢谢你
如果发生什么事我怎么联系你?
这是达奇曼的手机号告诉他们
问问这些人看看谁有电话
好的 号码是多少?
上传完毕后我就给你打这个电话 好吗?
你知道 我希望
-安德斯 来吧!我们走!-来!
我联系不上斯蒂尔顿 信号不稳定
斯蒂尔顿!
-怎么了?-佐伊和他在一起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好戏开始了!
给我们连接支持!快!
醒醒 罗密欧!
我们能搞到的就是这些了 人们得看看这录像!现在!
希望还能用
-文件没有受损 -哦!好啊!
上传需要多长时间?
-来吧 -大约2分钟
-要喝些什么吗?-我要等录像传完
但我会抽根烟
它们瞄准我们了快找掩护!快!
走 走 走!
-你在干什么? -保存我们的录像 走!
-快到了!-必须走了!
快来!
快来!
-快走!-快!过来!
-我们办不到的!-快走!
快起来!过来!
达奇曼?斯蒂尔顿?
赛巴斯蒂安!
我看起来很糟糕是不是?
我感觉不到了!
你没事
哦 妈的该死
-走 走 -我不会丢下你的
-你必须走 -我能帮你
-不不听我说 你必须走 现在
-我他妈不会离开你的!-你他妈闭上嘴好吗?
我动不了了
你得把我们的录像播出去
回到教堂把存储卡藏好直到安全的时候
我会没事的
最佳承保对象 记得吗?
听着 你得帮我这个忙
向我保证 保证你会把录像播出去
-向我保证!-我保证!
给 拿着这个
我马上就回来
塔蒂亚?
塔蒂亚?刚才和我在一起的女孩去哪儿了?
拜托给位 肯定有人知道 刚才和我一起的女孩去哪儿了?
那女孩儿呢?刚才有个女孩和我在一起
我不需要电话我要找刚才跟我在一起的女孩儿
还记得这女孩吗?
哦 天啊
-如果你伤害她-来斯大林广场
把存储卡带来
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重要的事
你明白吗?好的
你带来我要的东西了吗?
放她走
感谢上帝!
-你还好吗?-是的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你播出去了吗?
赛巴斯蒂安呢?
也没有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真希望能更了解你
我不明白
现在我要你赶快跑
-安德斯 -走 走吧
快跑!
密码是1216
(没有数据)
在艾威奈维你搜我身的时候落了张卡
真正的卡已经由一位勇敢的小女孩
送往人权组织了
都结束了
你凭什么觉得你能活下来
我没有
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要跑了
我想要见他最后一次 好吗
这是我离开他的地方
我他妈离开他了
安德斯!
-嘿 里佐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好的 -很好
-安德斯 -赛巴斯蒂安
-赛巴斯蒂安这是怎么回事
-我装死的 -你还好吗
-我们能移动你吗 -能
我们来带他离开这儿 来
-你还好吗 兄弟 -是的
等一下 我们必须停下来把他放下
不要抵抗了 上尉
-安德斯 -在这儿我们无处可逃了
即使我们
长官 他们没有抵抗
离开这儿
这里的杀戮已经够多了
今天侵略者在我们的国门前聚集
我们知道那个帝国非常的强大
他们有很多的坦克 他们有很多的飞机
但是我们有更为珍贵的东西
我们有对自由的热爱 我们有对独立的热爱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为国家的独立而自豪
就像我们之前的芬兰人 捷克人和匈牙利人
今天我们在全世界面前告诉他们
自由不会退缩 自由不会投降
我们可能被包围了 但是我们并不孤单
今晚六个欧洲国家的总统和我们站在一起
他们跋涉了数千英里
来和我们一起反抗恐惧和威胁
他们六位在这里是因为他们知道独立问题
今晚将会在这里解决
愿上帝保佑格鲁吉亚人民 格鲁吉亚自由万岁
格鲁吉亚格鲁吉亚格鲁吉亚
他们说你会完全康复的
是吗6个月
还有我们的录像
送出去了正在人权组织那儿
反响很大 很多人都开始关注了
就像开炮
谢谢 兄弟
(尽管已经停火并承诺撤军)
(俄罗斯军队和坦克仍然停留在哥里)
(以及格鲁吉亚中部的大片区域)
(我现在正站在军医院)
(人们被陆续转移到达这里)
(人们没有其它地方可去)
(除了暴力 掠夺和杀戮的情景以外什么也没有)
战争持续了5天
(有超过10万人失去了他们的家园)
(数百人被杀害 包括5名记者)
(自战争爆发后的9天以来)
(人们总是问我怎么仍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估计有5万人无家可归
他们的村庄被侵占或遭到了永久性的破坏
很多人仍然在难民营居住
尽管美国和欧洲要求撤军
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地区仍然被俄军侵占
此刻这个国家正在为它的生存而战
格鲁吉亚继续寻求与西方融为一体
(这是托马斯安德斯在格鲁吉亚发回的报道)
我的丈夫 米哈伊尔塔波什维利 在艾瑞提村被杀害
我的爸爸
我的婆婆 纳塔利亚欧克罗派莱德兹
我的母亲 纳塔利亚欧克罗派莱德兹
在疏散时我父母正在穿过公路
一颗地雷在他们的车前爆炸 弹片直接击中了她的太阳穴
她当场死亡
泽巴辛德兹塔玛尔 我的母亲
我的妻子
我们的祖母
我的父母被拷问 他们被割开了喉咙
他们被埋在我的后院 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
这是诺达尔奥提阿什维利 我的父亲
我们以前住在卡维默阿查贝提村
我是斯科莱特戈德兹的儿子
红十字会的人告诉我
他被埋在我家的花园里
他是被吊死的

Get Adobe Flash player

Comments are closed.